阿拉丁照明網首頁| 綠色| 檢測認證| 古建筑| 道路| 酒店| 店鋪| 建筑| 家居| 辦公| 夜景| 娛樂| 工業| 博物館| 體育| 公共 登錄 注冊

當前位置:首頁 > 產業分析 > 正文

夜經濟:照明人另一個大舞臺?

大件事要分享到:
2019-11-11 作者:羊惠 來源:《阿拉丁·設計》 瀏覽量: 網友評論: 0
此文章為付費閱讀,您已消費過,可重復打開閱讀,個人中心可查看付費閱讀消費記錄。

摘要: 我們策劃發起“燈光如何推動和掘金夜經濟時代?”全國大型走訪調研活動,在上海歐切斯實業有限公司的大力支持下,首站進入六朝古都——南京,在秦淮河的溫柔夜色中,對話當地優秀工程公司,聆聽照明人的夜游心聲,讓我們一窺這座古城如何擁抱她的“夜經濟”。

  近期,各大城市紛紛出臺政策促進“夜經濟”:北京出臺13項措施打造“夜京城”,包括設立市、區、街(鄉鎮)三級夜間經濟“掌燈人”制度、鼓勵相關商協會推進區域夜間經濟發展;上海九大部門聯合出臺“夜游經濟十條”,圍繞打造“國際范”、“上海味”、“時尚潮”夜生活集聚區的目標,推動上海“晚7點至次日6點”夜間經濟繁榮發展,更借鑒國際經驗,建立“夜間區長”和“夜生活首席執行官”制度;廣州市發改委印發《廣州市推動夜間經濟發展實施方案》推出“夜間經濟”發展措施,計劃至2021年,在全市打造30個夜間經濟聚居區,打造“廣州之夜”品牌!

  現實生活中,從咖啡館“擼貓”到大排檔“擼串”,從健身減肥到宵夜加餐,從白天上班到夜晚娛樂放松,8小時延長至24小時不打烊的數字公共服務、深夜值守小微信貸、視頻在線電商主播、子夜穿梭的外賣騎手等等......夜晚成了白天意猶未盡的新天地,紅紅火火的“夜經濟”帶來的增長新動力、市場新引擎,這一切似乎都是百姓生活日益豐富的縮影。然而,“夜經濟”真的如我們想象的模樣,能為暫緩的經濟注入新的活力嗎?照明企業是否又將順勢迎來新的市場份額,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并利用燈光掘金億萬夜間經濟市場呢?答案未知但是令人期待。

  2019年春節期間夜間旅游消費占比(數據來源:中國旅游研究院)

  帶著一系列問題,我們策劃發起“燈光如何推動和掘金夜經濟時代?”全國大型走訪調研活動,在上海歐切斯實業有限公司的大力支持下,首站進入六朝古都——南京,在秦淮河的溫柔夜色中,對話當地優秀工程公司,聆聽照明人的夜游心聲,讓我們一窺這座古城如何擁抱她的“夜經濟”。

  對話嘉賓:

  江蘇省照明學會文旅照明專委會秘書長 錢宗明

  江蘇創一佳照明股份有限公司設計總監 張太寶

  南京市路燈管理處景觀設計部主任 楊韜

  夜間經濟(night-timeeconomy)也就是我們所說的夜經濟,一詞是20世紀70年代英國為改善城市中心區夜晚空巢現象提出的經濟學名詞,最初介紹了18小時/24小時城市的概念,提出在城市中心鼓勵一系列的經濟、社會和文化活動,后面提倡城市夜晚活動的多元化,夜間休閑空間的關系,提出了生產、規范與消費城市夜生活空間的系統理論。夜間經濟在我國的發展自1990年初起步,經歷了延長營業時間階段、多業態的粗放經營階段和集約化經營階段。現已由早期的燈光夜市轉變為包括“食、游、購、娛、體、展、演”等在內的多元夜間消費市場,逐漸成為城市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

  

  此次在南京的工程公司走訪中,我們先后去到了江蘇省照明學會、江蘇創一佳照明股份有限公司和南京市路燈管理處等單位,以夜經濟為話題,探討了夜景經濟發展趨勢以及照明行業的轉型方向。對話中,我們看到了照明人身處在不確定環境中自我追求的堅定和對企業扎實積累的要求,他們大多都認為在夜經濟中,照明是很小的一環,更多是輔助的角色,但即使是很小的一部分,他們仍認為這是夜經濟中不可或缺的,需要照明人用更多的專業知識去開辟蹊徑,去跨界融合更多的新知。

  A:據了解,南京提出到2020年,力爭夜間經濟試點區域新增經營收入占全市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比重達到4%左右,這說明南京正在大力發展夜經濟,對此,這對南京有哪些影響或改變?

  楊韜:2016年南京提出夜景照明三年提升計劃,提到大力發展夜經濟,把亮化做好。具體規劃大致是一江一河一湖兩環多節點,圍繞長江、秦淮河、玄武湖、明城墻、外環道路和城市重要節點,形成具有整體感的南京城市夜景照明框架。三年下來,按照規劃我們基本完成了任務,對整個城市的面貌改變很大,特別是朋友來到南京再看的時候,覺得跟幾年前相比變化很大,媒體宣傳口碑也很好。夜經濟是個大趨勢,我覺得不只是南京,全國對夜景重視的城市,今后都會有比較大的變化。當然,南京相對理性克制,特別是做亮化的時候,領導層比較重視老百姓的看法,不會做太多太亮的媒體屏。

  錢宗明:2017年南京市政府辦公廳發布了《關于加快推進夜間經濟發展的實施意見》,提出了建設“夜金陵”品牌口號,確立了三年經營目標,并引導夜間經濟向商業中心區、旅游景區、人員密集區域、城市休閑功能區、有消費傳統的背街小巷、歷史文化街區和文體娛樂功能區等7類區域集中,同時推出了長江路及1912街區、夫子廟—老門東片區、湖南路—山西路片區、新街口—太平南路片區、下關濱江區域等首批27個試點區域,實施兩年取得了一些成效。為加快實施步伐,近期市政府辦公廳又印發了《打造夜之金陵品牌實施方案和進一步促進商業品牌首店連鎖便利店發展若干措施的通知》,在進一步明確“夜金陵”建設總目標的同時提出了“夜購金陵”“夜食金陵”“夜宿金陵”“夜游金陵”“夜娛金陵”“夜讀金陵”“夜健金陵”等具體行動方案。夜經濟發展壯大,要靠系統規劃,重心則在于執行落實。這些政策的貫徹落實需要一個過渡期,相信通過一段時間的努力,南京的夜經濟建設會有一個較大的起色。

  張太寶:南京的夜間經濟,夫子廟秦淮河是比較典型的。2018年夫子廟游客量突破了5,000萬,在整個中國景區當中,它的流量相當靠前。南京和西安舉辦了2019雙城燈會,兩個文明古城進行了城市之間的友誼交流,當時點燈儀式在南京,有央視的直播活動,我作為本次十里秦淮游船線提升項目的總設計師感覺非常得榮光。這也是西安部分夜游形態引入南京,大家互換特點,互相宣傳,也是在學習西安的一些經驗。但南京要完全借鑒西安很難,西安有兵馬俑一系列的皇家元素的建筑體量,建筑風格也恢宏大氣,偏北方的風格。南京雖然是六朝古都、十朝都會,但作為陪都體量沒法跟西安比。西安投幾億的燈光秀,南京也跟投,這肯定不理智。南京是長三角地區非常重要的樞紐中心,是精致、秀美、內斂的城市,和西安的氣質完全不同,有自己的特征。如今已舉辦33屆的南京夫子廟花燈節是南京的名片,每年正月十五當天看花燈的人在50萬到60萬,2018年春節當天達到60萬人,到2019年的春節,有預約限流,大概就在30幾萬到40萬人。這就帶動了住宿、餐飲等一系列配套設施的形成,對經濟拉動非常巨大。后續需要考慮減輕核心區的壓力,帶動周邊的整個南京市夜經濟的發展和提升,可能會開發副會場,往江寧區秦淮河再進行拓展,做展示點。

  A:為了促進夜間經濟的發展,上海設立“夜間區長”、 “夜間區長”,北京設立“掌燈人”等,您覺得這種方式怎么樣?南京有沒有一些措施? 

  楊韜:上海和北京城市夜經濟走在全國最前面,特別是政府對夜經濟的認識,不是一時興起,它是長期有效的體系建設而來,自然而然到了這個階段, 我們可以更往前了,便有完整的體系促進經濟的發展,這是很好的事情。政府設立職位和采取措施, 說明認識到要拉動夜經濟需要成立完善完備的體系,才更有成效,才會變成可持續性的事情。從南京來看,還有很大差距,之前大家都不重視照明和夜間的建設。包括我們做南京的亮化感受比較明顯, 2016年以前,尤其2014年青奧會的時候大家都不認為亮化是很重要的事情,后面受到國家重大活動影響,才陸陸續續有了規劃,所以這更多是政府有要求,但不能說大家都這樣做,就跟著做,你要考慮清楚,自己的定位是什么?要怎么做?是不是需要有建設機制?有專門的領導負責?當然,現在南京開始有意識,包括有專家給政府建議。我們相信上海、北京開了先例,南京也會有完善的體系建設,也會去參考“夜間區長”,或“掌燈人”這樣的制度。

  A:在國家大力推動夜經濟時代,您如何看待夜經濟?  

  楊韜:夜經濟是很大的體系,所謂的經濟肯定要消費, 最起碼說到夜經濟肯定要有配套住宿、餐飲、休閑娛樂的活動,有人參與,能夠產生消費,才能拉動經濟,我覺得這個才叫夜經濟。其中夜景是它的組成部分,如果這個部分做好了,又配套其它的設施建設,再形成完整的體系。夜景照明做得好,肯定能吸引大家多出來參觀游玩,并對夜經濟形成促進作用。

  錢宗明:夜經濟涉及的面很廣,歸納起來重點在五個板塊:一是燈光夜景;二是夜餐;三是夜購;四是夜娛;五是夜宿。這五個板塊共同形成夜游。照明行業主要做燈光和夜景。就燈光而言,它是城市夜游經濟的輔助形態,是支撐夜購、夜餐、夜宿等內容的一個輔點,不是一個獨立的旅游項目,不屬于獨立的消費客體;而作為夜景觀,尤其是主題性藝術燈光,則屬于獨立的夜游消費要素,或者叫資源要素。無論是輔助性的還是資源性的,它們都是夜經濟不可或缺的,都是當前社會資源投入的一個重要方向,是照明行業發展中的一個小風口,一個歷史機遇。

  A:您認為夜游在推動夜經濟發展中扮演怎樣的角色?

  楊韜:夜游是什么?夜游是我要出來看東西,那夜景是絕對重要的角色,南京這邊做的周期最長又比較成體系的唯一盈利的應該是內秦淮河的夜游線路。據我了解這是國內最早開發的夜游線,它不僅夜游,白天也有游船,做得比較成功。加之秦淮區這幾年非常重視旅游,特別是夜游,這幾年持續改造秦淮河,把兩岸的建筑、小景點、橋梁都做了重點打造,甚至還會用燈光打造景色,夜晚走整個線路你除了能看周邊建筑、燈光,它還有故事穿插其中,整個游覽非常豐富。燈光在夜經濟中可能談不上一定是主角,但是在夜游絕對是舉足輕重的作用。這兩年我們也在修編南京市的城市夜間照明總體規劃,有兩個專門的篇章講夜經濟和夜游線,現在也在規劃長江的夜游線,整個岸基線,比如說燕子磯、建鄴區這塊、CBD、青奧公園、江北、老浦口的碼頭、工業遺址等重要建筑,估計這幾年陸陸續續會有更進一步的發展。

  張太寶:從文旅旅游的角度來講,夜游只是日間游另外開辟的市場,日游和夜游應該組成完整的系統、市場。夜游是文旅項目中比較重要的環節,但絕對不是主導作用。夜游實際上是對景區的二次塑造,實際上現在夜游產品有很多,比如說水秀、燈光秀、森林秀等,這一系列的產品都有一個基礎點,依附于某個自然景觀的載體,一個環境。雖然夜游在夜間占非常大的比重,但如果涉及到燈光秀、大型的舞美表演,燈光則是配角, 主角一定是像張藝謀這種導演,他們來主導的演藝活動、演藝策劃的運作。燈光在夜間大放異彩,但始終是配合導演、編劇、音樂、舞美等。現在燈光都講究跨界融合,以前照明設計試裝個燈,把色彩、光效、照度控制好就可以了,但在旅游燈光里現在有很多新媒體元素、媒體內容制作,包括VR場景,很多跨界元素都綜合在這體系里,使游客有更好的參與體驗。

  A:您覺得照明行業轉型最重要的關鍵是什么?

  錢宗明:關鍵在于人才,照明行業人才太缺了。現在主題性的創意,我所說的核心要素資源,都不僅僅是個燈光秀的問題,燈光秀只是其中一方面,某一個表現形式,現在沉浸式又開始流行了,還有互動性的又開始上了。比如說話劇,我們參與性的話劇,讓觀眾參與到話劇里面去,或者參與到這個舞臺劇,能夠互動起來的沉浸式。比如說博物館要晚上開放,不是說, 看古文物沒有多少意思,有的人也不會晚上看。但一旦博物館把當地的歷史文化融入到一個舞臺劇,或者一個話劇里面,然后讓觀眾參與,這就不同了,當然這相對要求也高。所以打造項目要融合,這就需要打造核心團隊,挖掘出好的內容,怎么用高科技和現代藝術結合。這樣的人才團隊,我們太缺。

  張太寶:我們最近都在思考,國慶 70 年大慶后,整個照明行業是不是要萎縮?但我覺得任何事情出現危機的時候,也是出現機會的時候。大型國慶后,大項目、大事件可能會越來越少,體量越來越小,企業面臨戰略方向、洗牌、轉型等問題。但國家現在提到十三五規劃的文旅旅游,最近又提出夜游經濟的概念,實際上釋放了信號,夜游市場在國家層面會得到很好的推進,還有高速發展的機遇。對我們公司來說這是戰略機遇,前一兩年整個公司對文旅方面嫁接、積累,已經有了很好的市場反饋和業績經驗。所以對于我們來說自身是關鍵,除了燈光照明設計,包括和導演合作、 舞美內容制作以外,我們更多還要考慮未來對整個項目的策劃,學習營銷、商業包裝、投資回報等方面知識,將項目宣傳出去。

  A:作為照明人我們應該如何抓住機遇定位自己的發展方向呢?

  楊韜:推進夜經濟,整個城市的夜景體量會提升,做設計的就有事情干,這確實是機遇。但有機遇的時候,也需要接受挑戰,現在照明門檻很低,做夜景什么樣的人都有,所以作為設計者,就要求自身的素養要高。我經常聽到有人說這亮化做得花花綠綠也挺好,老百姓覺得挺亮、挺好看就夠了。但真不要被這些聲音綁架了,照明里面特別是夜景,有藝術的范疇,當然它不是純藝術,是實用主義的藝術,有審美的內涵在里面。所謂的美育,是要培養大家對美的認知,所以作為設計師,首先自己有好的情趣或高級的品位,才能把設計做好,同時引領大家提高審美。當然有些人可能本身有品位,但可能會去迎合,這時候就得考慮有所為和有所不為的平衡點。對于個人方向,我覺得一是要有操守,二 是審美和專業的提升。

  錢宗明:照明行業必須要改變觀念,走高端路線。有一部分有資源、實力雄厚的企業,走打造主題型的夜景、夜景項目這條路。另一方面眾多企業仍然做夜經濟項目中輔助性的照明業務。輔助性的照明在夜經濟總量中的分量較大,基礎投入和光電消費本身就是一個較大的基數。商業照明、酒店照明, 還有娛樂場所的照明,這種輔助性功能照明要求都很高,講究高大上。照明行業要思考我們在夜經濟中的定位和角色,要深度介入到夜經濟規劃中去。一方面,我們需要讓領導有意識,讓他在立項、做規劃性指導的時候充分考慮夜景和燈光的作用和意義。另一方面,照明行業需要有高端的策劃設計和創意人才隊伍跟進,夜景燈光行業已進入技術快速疊代、技術多元融通的時代,目前人才培養跟不上時代發展的步伐,需要引起全行業高度重視。另外, 在夜經濟建設領域,我們不能目標過高,好高騖遠。不能覺得照明做得不錯,盲目進入相鄰的產業,以為照明能囊括夜經濟的方方面面。從夜經濟所包含 的產業內容看,照明行企業很難具備這樣的條件,把自己的工作做好,把策劃、創意、人才、設計做成落地就很不錯了。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守住本 分為上策。

  張太寶:我相信文創燈光一定是未來非常長時間內的加持發展方向,也是照明人比較好的發展方向。照明公司想在文旅板塊有較好的發展,就不能局限于照明,與文旅相關的知識、投入、建設內容要進行戰略布局,發揮專業學科的價值。當然,我們還可以作為運營商去策劃項目,我們公司未來戰略方 向是往投資建設到后期運營嘗試,找一些自然景觀或者景區流量有一定基礎的項目,同白天的旅游場景和周邊產品組合起來做燈光項目,做運營商,自 己投資或和業主一起投,往這方向努力。

  結語

  伴隨消費升級和大眾旅游的火熱,在《2019 阿里巴巴“夜經濟”報告》中顯示,夜間已然成為消費的“黃金檔”,同時受政策層面的支持,中央和地方政府密集出臺鼓勵夜間旅游發展相關政策,夜經濟的制度設計不斷轉化為現實,將匯聚成為夜間行業發展的強大動能。夜經濟勢必將引導照明產業走向轉型,從單一化轉向個性化、多樣化、專業化和細分化;同樣,夜經濟如何因地制宜的發展,也期待照明人的智慧點燈。

凡本網注明“來源:阿拉丁照明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阿拉丁照明網,轉載請注明。
凡注明為其它來源的信息,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及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對轉載有任何異議,請聯絡本網站,我們將及時予以更正。
| 收藏本文

本周熱點新聞

    燈具欣賞

    更多

    工程案例

    更多
    彩票欢乐生肖041 银河棋牌app下载 广东人赚钱 青海11选5派彩电子走势图 湖北30选5最新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湖北快3走势图连线 冠通棋牌游戏中心 时时彩组六稳赚方法 天津11选5群 18020足彩半全场开奖 女人就应该多赚钱 捕鱼来了哪个ss级炮台好 河北20选5开奖走势图 体彩p5跨度走势图带连线图表 堕落虾赚钱吗 北京pk10软件 赛车北京pk10网站